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我是天津人 我说的是天津话(图)

来源:网络整理2017-09-30 09:27点击:

(原标题:我是天津人 我说的是天津话(图))

我是天津人 我说的是天津话(图)

 
 
 

我是天津人 我说的是天津话(图)

 
 
 

我是天津人 我说的是天津话(图)

 
 
 

(上接07版)

“瓜子儿”到了皖北没有儿化音

张显明 82岁 天津民俗文化学者

和平区由于当年的租界文化,受外国影响比较多,租界地里基本较少听到天津方言,河西区属于后开发的地界儿,也和老城区说话不太一样。老城区以老城为中心,西边到西头,东边到河东陈家沟子地道外,河北区小关、北站一带,这一带几乎都是天津人的口音,但是我觉得老城里和河北、河东口音也不完全一致。比如像我生活的一带,我住在三岔河口,东北角,挨着老城,受家庭影响——从我祖父、父亲那辈就都没有很重的齿音字,所以我说话的齿音字也比较少,其他一些地区有时会把“肉”说成“you”、人会说成“yin”等等。

天津方言最早期的一些老天津话,估计现在年轻人都不知道。比如小粒状的雪天津叫下“犯布拉”,天上出彩虹天津叫“出绛了”……这种几乎只能在老的志书里面看到了,我小时候听家大人总说,50年代以后越来越少听人说这些话了。

我感觉天津话比皖北方言内容丰富得多。我也去过安徽固镇、蚌埠一带,听过当地人说话,他们说话在用词上确实比天津简单得多。比方说天津话当中有些儿话音,在当地我就很少听到——“吃瓜子儿”“嗑瓜子儿”,他们那一带的说法就没有儿话音,就是“瓜子”;天津叫三轮儿,当地就是“三轮车”……听起来没有天津话那么灵活。所以说虽然共性很多,不过论语言的丰富方面我觉得天津更占优势。

保留天津味儿使用标准字儿

刘德印 68岁 快板名家

我是一名快板演员,天津话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家乡的方言,也是我演出天津快板时的重要载体。天津快板必须得用天津话去演绎,才能演出其中的精髓。但是,多年的演出,也让我对天津话有了新的认识。

天津方言中很多俚语、齿音字的发音在外地演出时让外地观众很难理解。久而久之,我也开始多了一些思考。天津话是天津快板的根基,但是怎么能在不破坏这个根基的基础上把天津话改良一下呢?于是,我在表演中开始尝试在保留天津话语音、韵律的基础上,纠正天津话中的齿音字。我管这种方法叫“保留天津味儿,使用标准字儿”,即用天津话的发音方式去按照普通话标准读音去演绎。并且把许多段子中的土话去掉,诸如“夜儿隔”等这些外地观众很难理解的词语。但是我也并非“一刀切”,许多全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天津词,都在表演中保留了下来,像“打岔”“干嘛”等,这些词一听就能想起天津。

今年5月我也参加了天津方言寻根项目组,一同去到了合肥、蚌埠、凤阳、固镇、蒙城、宿州等地。我觉得天津话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地方方言,而是天津文化的重要载体。在全国范围内,天津话的辨识度很高。往往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一句“您干嘛呢?”立即就能证明我是天津人。

老天津卫药糖吆喝齿音字不少

翟培玉 63岁 “老翟药糖”

我是天津人,我说天津话。我先说一句:老四上南市,买了双鞋四十四号试一试,看看它合适不合适。这要用咱老天津话说就不是这样了:老si上南si,买了双鞋四si四号si一si,你看它合si不合si。

吆喝药糖的词里面齿音字不少,这是天津卫讲话的一种习惯。药糖吆喝也不知具体是从当年哪位老天津卫那儿传下来,得有100多年历史了,老天津卫卖药糖都这么唱,一辈传一辈。我现在的吆喝声也是我过去在卖药糖过程中,听社会上七八十岁老人这个唱三句那个唱三句,自己慢慢录下来、在不脱离老的旋律情况下,整理加工出来的,后来出来一唱大伙儿都挺认可。

过去天津卫晚上叫“后晌儿”,中午叫“晌头儿”,昨天叫“夜儿隔”,吃饭是“垫吧垫吧”,睡觉叫“迷瞪迷瞪”……当初我在河北大街住,老邻居有个老儿子,每回儿子一淘气她就说:“老疙瘩,你干嘛啦……”这不叫“老儿子”得叫“老疙瘩”……

老来外地人买药糖,他们说普通话,可我就是老天津卫人,打小在老天津卫长起来的,所以我平时卖糖从来就说天津话,我说话还不是特别严重的大齿音字呢。

别人一听就知道我是天津来的

李玉龙 30岁 经营古董店

我从小在河东区长大,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上小学之前我的“语言环境”一直都是被天津话包围着。小学一年级,学校开始规范我们使用普通话,但是对于当时还在分片上学的我来说,班上的同学都是家门口的小伙伴儿。除了课堂上回答问题之外,在学校里、放学后依然还是用地道的天津话交流。不是不想学说普通话,是上学这些年家里外边都说天津话,我有时蹦出两句普通话自己也觉得别扭。所以一直到大学毕业,我也没完全学会普通话。

我现在经营古董生意,时常要奔波于全国各地。辨识度极高的天津话腔调,让人一下就能知道我是哪里人。我听到最多的一句就是,“小伙子,天津来的吧?”也有朋友建议我在做生意时尽量使用普通话,但是对于我来说呢,往往就说成了带着天津味的“津普”。说起来也不是普通话,也不是天津话。干脆还是说天津话得了。

对于天津话的看法,我觉得作为天津人不应放弃天津话。去北京的时候,老先生们一口纯正的北京话特别有味道。我觉得天津话一点也不“土”,也可能跟我做这一行有关,方言辨识度高,而且说白了有这个地方的情怀在里边。

用相声的结构包装天津话

杨议 55岁 国家一级演员、《杨光的快乐生活》编导及主演

咱们经常说对于文化,民族的才是世界的,56个民族56朵花,拿镜头一拍,现在有时候看到各个城市高楼大厦都一样,恰恰在语言上仍然还能体现着一些变化,所以说方言很重要。

天津话的语言结构特点跟古汉语、普通话、其他省市的语言都不一样。就说我这些年,也是有得天独厚的条件——研究相声,研究相声就研究语言,语言在天津又有种特殊的味道。具体到影视方面,单纯的天津话还不行,你还得运用到相声的语言逻辑,才能产生一定的影响。我觉得天津话就像一条鱼,不加工是腥气的,当你烧熟了,加上佐料,加上技巧,就是用相声包装天津话,相声的语言结构就给天津话插上了翅膀。没有一个地方不赞美乡音,没有一个地方的老百姓会嫌自己家乡话土,但如何让外地人能接受?能让天津方言影视作品出去?利用相声的结构把它包装起来,“杨光”系列也就能站住了。

过去那些伟大的相声演员天津话运用得相当精彩——马三立老先生简单一句“逗你玩”,那是经过高超的艺术加工,包括高英培等老先生天津话用得多好,我也受这些老前辈在舞台上运用天津话技巧的影响,尝试将它们运用到影视剧里,再把我们的相声技巧添进去,所谓平台不一样,但是这些都支撑着“杨光”系列一直坚持到现在,还在继续拍下去。

我小时候就住在东楼玉川居那一带。我是不太分得出市内区域天津话的差别,不像人家一听“这谦德庄的,这河东的”,但是郊区,武清、静海这些我能分出来。要说特别浓郁的天津话,好像齿音字比较多、语气加重一些……我们在“杨光”影视系列作品中也是所谓进步的、有所加工地呈现,与原汁原味的老天津方言还是有差别。

新报记者 吴非 邵毅

(原标题:我是天津人 我说的是天津话(图))

http://www.wm927.com/MLSnA/

上一篇:李钟硕被骗崩溃“差点哭出来” 可爱反应让观众
下一篇:王凯骑机车专为曾旭君而来,孟非直言日料店老板“说话得罪人”
标签:
Copyright © 2018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